网贷35.6万只给30万?法院认定只借了30万

来源:信息时报 2017-09-11 09:52 收藏

昨日,广东省高院首次向社会公开发布服务和保障金融稳定发展十大典型案例。

9月10日,广东省高院首次向社会公开发布服务和保障金融稳定发展十大典型案例。据统计,截止到7月,全省法院今年共办结涉及金融借款、民间借贷、银行卡、金融不良债权追偿、保险、证券期货等金融纠纷一审案件共8.60万件,结案标的额908.08亿元;办结涉及金融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集资等金融类犯罪一审案件共769件1214人。

此次发布的十个典型案例,涉及刑事、民事、执行等不同案件类型,涵盖网络借贷、期货交易、估值调整、网络盗刷、让与担保、融资租赁、金融不良债权处置、独立保函追偿权、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网贷平台集资诈骗等与金融发展息息相关的内容,充分展现了人民法院在引导和规范金融交易,整治资本融投资市场,保障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支持金融创新改革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和重要功能。

据介绍,近年来广东法院立足金融审判实践,积极回应金融改革发展现实需求,公正妥善审理各类金融案件,为广东全面推进金融发展,营造公平规范有序的金融市场交易秩序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2016年,广东法院审结涉金融借款、民间借贷、保险、证券期货等金融纠纷案18.64万件,结案标的额2185.18亿元。

部分典型案例

案例1:网贷35.6万只给30万?法院认定只借了30万

夏某是某网贷公司的股东,以其自有资金通过网贷公司借款给王某,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本金为35.6万元,夏某将借款本金数额在扣除代王某交纳给网贷公司的咨询费、审核费和服务费后转账给王某。后王某仅还款5.9万元,夏某诉至法院,主张借款本金为35.6万元,并提供了向王某转账30万元的凭证,以及代王某交纳上述三项费用共5.6万元的网贷公司收据。

广州中院生效判决认为,夏某与王某之间存在合法民间借款关系。夏某无充分证据证实网贷公司已依约就上述收费向王某提供了相应的服务,借款本金在一次性扣除相关费用后再向借款人支付,明显排除或限制了借款人获得足额借款本金的权利,属于变相收取利息。本案借款本金应认定为夏某实际转账支付的30万元。判决王某向夏某偿还剩余的借款本金24.1万元及利息。

互联网金融在活跃资本市场的同时,亦催生了新的风险点。本案中,法院依法认可双方当事人之间借贷关系的效力,为互联网金融的成长提供了必要的司法保护。同时,对融资平台以咨询费等为名目而变相收取高息的行为,依法予以调整,从而平衡保护交易双方的利益,更好地促进了互联网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

案例2:网络盗刷银行不协助补救,被判全赔

乐某进在某银行开通的一张借记卡账户于2015年5月29日凌晨短时间内,绑定了6家网络支付平台并连续发生了24笔不正常交易,被盗取存款。乐某进发现资金被盗后立即挂失并报警,其后到银行办理索赔,但银行并没有给其任何材料填写,也未指引其该如何处理,导致被盗资金中有1.1万元无法追回,遂诉至法院。

中山第一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在储户发现资金被盗并及时通知银行后,银行即负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协助储户进行追索的附随义务,否则构成违约。故判决银行向乐某进支付未能追回的存款损失1.1万元。银行不服,提起上诉。中山中院维持原判。

目前科技发达和网络金融高速发展,网络盗刷违法犯罪活动频发。本案通过判决强化银行在网络金融发展中的法律责任和社会责任,有利于推动银行进一步加强金融风险防范,完善储户资金被盗刷后的补救机制,以最大程度地保障储户的合法权益。

案例3:交易者被强制平仓不服 索赔267万元被驳回

2014年8月29日,原告邓某华在被告东银公司开立期货账户,签署了《期货经纪合同》等文件。至2015年7月7日收市,邓某华持有的多单合约风险率达到101.61%,东银公司依约告知邓某华要及时追加保证金或自行减仓,否则可能会强行平仓。后因邓某华未追加保证金亦未自行平仓,东银公司对邓某华账户实施强制平仓。邓某华诉至法院,要求东银公司赔偿因其强制平仓造成的经济损失267万元及利息。深圳中院认为,邓某华、东银公司签订的案涉文件合法有效。在邓某华交易保证金不足的情况下,东银公司已按约定通知邓某华追加保证金,但邓某华未依约追加保证金,东银公司有权强行平仓。且东银公司强行平仓的价位和数量未超过合理范围。故判决驳回邓某华的诉讼请求。邓某华不服,提起上诉。广东高院维持原判。

广东高院认为,期货交易具有投机性和风险性高的特点,属于专业性较强的金融商事领域,交易者必须具备风险意识,防范相应的投资风险。案件中,法院在尊重当事人合法约定的前提下,依法对期货公司强行平仓行为的效力作出合理认定,维护了证券期货市场的有序运行,保障国家金融秩序的健康发展。

案例4:微信群集资后资金链断裂 造成3400万元损失

2014年1月至7月期间,被告人冯某理利用所加入的手机微信群“珠江汇”,以支付高额利息为名,先后向被害人尚某、张某等多人多次循环借款,并支付每月3分的利息。后以更高额利息出借给何某、程某夫妇等人,其中出借给何某、程某夫妇的款项高达1亿元。2014年7月开始,何某、程某夫妇由于经营不善未能及时还本付息,导致冯某理资金链断裂继而不能偿还集资的款项约3600万元。后冯某理到公安机关自首。

广州番禺区法院生效判决认为,冯某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冯某理在半年时间内非法吸收存款多达3.5亿元,并造成几十名被害人损失3400万元,社会影响较大,虽有自首情节不足以对其减轻处罚。故判处冯某理有期徒刑八年九个月,并处罚金42万元。

打击惩治非法集资行为是防范金融风险的重点。广东高院认为,该案被告人利用手机微信进行非法集资,涉案人员超过40人,涉案金额逾3.5亿元,严重扰乱了金融管理秩序和损害了受害群众的经济利益,法院依法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有力震慑了潜在犯罪,有利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1条